星座配对|恋爱技巧|泡妞宝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7|回复: 3

第八十七章 有情最美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0

好友

1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3-23 14:18:14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会有必须的铺垫,为马上的一个做准备,请大家耐心些,就酱紫。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题外话------
  “反了你!拿下!”关城之上一声大喝,刚才迟迟不来的守城官,忽然便出现了,身后呼啦啦跟着一大群士兵,二话不说奔下关城,将三人包围。
  天弃始终记着景横波的嘱咐,这一巴掌看起来,其实只是巧劲,根本不会伤人。那士兵却似乎在等着这一招,一个筋斗翻了出去,跌在地下,干脆不起来了,大叫:“有人硬闯!打伤官兵!快来人!”
  眉毛上挂着白霜的天弃,阴着脸一声不吭地听完,抬手一巴掌就把他呼了出去,“狗仗人势,什么玩意!”
  然而这一等,竟然又等到半夜,在最冷的黎明,那士兵睡饱了,呵着白霜和寒气出来,告诉他们:“说了,你携带了不明身份人士,不得入城。”
  或许同病相怜的怜惜,会让女性更多母性温柔,她唇角笑意轻轻,不再觉得这冬夜等待多么难熬。
  拢住双手,却拢不住那一腔的怜惜和温柔。她的目光,忍不住更多地在那颀长身影上。她自幼父母双丧,也是在寂寥中成长,她懂天涯零落的苦。
  她很想伸手,抚平他微聚的眉头,或者暖暖他的手,告诉他他不是孤寂一人,还有很多人关心他,然而女官的矜持让她只是轻轻转头,更紧地拢住了自己的手。
  紫蕊仰首看着他,他笑着,眉宇平和,眼底却微微有晶莹流动。紫蕊想着这个男人,少年为质,他乡一人多年,如今父亲暴毙,千里奔丧,却还要被兄长们步步提防,王子,在关城在被无名小卒羞辱,他心中,又该积压了多少苦楚?
  铁星泽只温和笑道:“也不是替陛下着想。咱们只有三人,一旦动起手来,终究是吃亏。忍一忍,我给父王上了香,以后就再也不来沉铁了。三哥知道我没那个心,就不会再有,你放心便是。”
  这么一说天弃只好不说话,紫蕊的眼神原本有些失望,此刻换了淡淡心疼和感激,叹息道:“你何必总替别人想这么多……”
  铁星泽拉他们坐到一边,诚恳地道:“我等等无妨,你们不能和沉铁部的人发生冲突。女王根基未稳,不宜再树敌。”
  “你还有没有……”天弃的怒骂,被紫蕊一个眼色逼回,堵在咽喉里,梗得自己直翻白眼。
  “欺人太甚!”天弃抬手要推开那士兵,铁星泽又一拦,轻声道,“再等等就出来了,反正也不急。”
  “哪来的大王仪仗?”那士兵眼睛一翻,“是通报我们的守门长官!不过长官好像今天不当值,晚上他当值,你们再等等。”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连耐性不错的紫蕊,都忍不住问:“请问何时可以入关?等了这么久,是不是因为大王仪仗过来得比较慢?”
  但他随即怒气又起来了,因为那小兵,看也不看文书,冷哼一声道:“原来是七王子,失敬。不过请七王子注意称呼,大王已经继位,不要再称三王兄,该称呼大王才是。”说着将人向外一拦,“还请七王子在此地等候通报。”
  天弃翻翻白眼,想要发作,想着景横波“低调”的嘱咐,只得忍下。
  铁星泽拦住他,递上通关文书,和声道:“我得三王兄允许,回国祭拜先王,想来你方应该得到照会,还请核对。”
  天弃怒声道:“早就给通传过,这是回国奔丧的七王子……”
  “大王有令!”士兵长声呼喝,“所有对外一律,许出不许进!来者何人,速速退回!”
  入境关城前,两对铁钺嚓地一架,将铁星泽等三人,挡在了城门外。
  肃杀的气氛,同样蔓延在沉铁部的大地上。
  ……
  双手一撒,掌间纸笺碎片飞到火上,“哧啦”一声,烧灭。
  他脸色如霜雪,深红烛火染不热眉间的温度。
  剑在鞘中,寒光已可伤人。
  人若逼我,我亦反逼之。
  他原想慢慢来,将雪山的力量,一步步拔除,可逼近的脚步愈发急迫。
  想要解决雪山,必须先解决许平然,可那女人躲在雪山秘境,从不下山一步。
  到时候,黑水女王,能否在黑水安静地壮大?
  一旦登基称帝,雪山还会提什么要求?许平然志在天下,要他登基只是第一步,她的目光之下,不会允许任何存在。
  一旦正式登基,景横波会怎么想?
  登基称帝……
  雪白的信笺在掌间粉碎,他凝望帝歌的眼神肃杀。
  雪山要求他速速登基称帝!
  “是。”护卫又奉上一封雪白书简,火漆密封,他层层拆开,是蒙虎转述的雪山来信,那内容让他眉峰一聚。
  “范围扩大,查许平然的一切对外来往,包括她嫁入九重天门之前的来往。”半晌他冷声道。
  多活一日,多看她一日,多看她强壮一分,直到能抵御这寒冷。
  以前他不怕死,宁可死也不想被挟持,但如今,他想活。
  家族于他,其实并无太多情分,但只有寻回了家族,才有可能探索血脉反噬的秘密,找到血脉延续的希望。
  偌大家族,数百人口,就算遭受血脉反噬,但仅凭多年第一世家底蕴传承,就不是许平然一个人能全部解决的。
  不,不可能。
  这么一想,心中一痛,一冷,他抬手按住。
  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这能让他怎么也找不到的,或许只有已经死亡的人……
  那个女人,到底把他的家人,都关在了什么地方?
  五年时光,用尽心力,一点点渗透,查遍了雪山每一寸密地,最后的结果,是没有。
  没有,没有。
  他慢慢闭了闭眼睛。
  “回主上。”护卫道,“雪山上,关押人的地方有多处,就在前天,最后一处,咱们的人也进去查过了,没有。所以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人不在雪山。”
  “雪山那边,打听到消息没有?”他忽然转了话题。
  他轻轻叹息一声。
  他在和时间赛跑,她却似乎只想留在原地。
  可不管她怎么打算,都可能给他的计划造成变数。
  景横波绝不会不把成孤漠的行动不当回事,她一定另有打算。
  烛火在他清冽的眸光中浮沉,他眼前浮沉的是这天下大局。
  “您或者出面……”护卫试图,他微微一摆手,护卫噤声。
  还是……
  当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既然她已经得了亢龙有异动的消息,为什么一直没有动静?
  他眉头微微皱起。
  “是。他求回国奔丧,您已经批准。算着时日,正该此时到达。”
  他“嗯”了一声,道:“铁星泽已经离开帝歌了?”
  “属下原本想传递,”护卫恭谨地道,“正好铁世子经过玳瑁,也发现了亢龙军的异动,已经向女王做了提醒,属下怕再传递消息,引起女王怀疑,所以没有再有所动作。”
  “亢龙异动的消息,你没传递过去?”
  “没有。”
  半晌他问:“女没有动静?”
  他慢慢闭上眼睛,烛火在他额间明灭,他身后护卫,屏息不敢言声。
  雪白的衣袖在牛皮纸上拂动,他的手指慢慢将那些红点连成一线,正对着七峪关和宝田岭。
  灯下,他轻轻展开一幅地图,牛皮纸上绘着玳瑁及周边诸部,很多地方已经打上了红点。
  ……
  “我的地盘,我的,”她悠悠道,“怎么能任人在这里,厮杀,搞呢?”
  她笑意慢慢有些古怪。
  气氛,这是她治下的土地。
  景横波注视着正在建造的巍巍,工地上匠人们正干得热火朝天,四面百姓挎着篮子穿梭来去,时时指指点点。
  当初那个明媚烂漫的女子,如今已经成长,是隐藏威重气质的未来女王。
  女王虽然年轻,嬉笑无拘,但不知道为什么,众人都觉得她的笑意,渐渐少了当初的散漫,眼神转侧间,多一分不经意的凛冽。
  景横波转身,她身后那一大群幕僚,立即谦恭地退后让到一边,不敢面对女王。
  “是。”
  “都准备好了没有?”她问身边拥雪。
  天弃带着满腹的不解和怨气,悻悻地走了,景横波看着地平线上消失的背影,慢慢负起了手。
  “我们要做安静的纸,啊?”景横波拍他的脸,笑得那叫一个温柔慈爱。
  天弃挥掉她的手,诧然看着她,总觉得最近的景横波不大对劲,这分明不是她的风格,以她的性子,看朋友受,肯定立刻操起家伙来一发,哪有这么忍气吞声了?
  “他自己都没这打算,我干嘛要多事。”景横波睁大眼睛,一指点在他额头,“我又不是坐拥千军的大王,当真要四面树敌?我告诉你,去沉铁,记得夹着尾巴,在人家的地盘上,谦虚点,容让点,少给我惹事。我可经不起你们。”
  景横波也摆出一副绝不多事的态度,在送行时殷殷天弃紫蕊,绝对不要多事,只要沉铁部没有问题,就早早回来。紫蕊当然是她说什么听什么,一心以为她要搞事的天弃却大失所望,连声道:“我以为你想帮铁世子争位呢,难道你真的没这打算?”
  在众人看来,景横波只派两个人,也是尊重铁星泽意思,又不放心他安全,只希望天弃和紫蕊到时候能他安然离开。
  众人为他不平的时候,心中也不免非议他缺少血性,但人各有志,不可。作为朋友,能做的,也就是尽量帮他一把了。
  身边一个人都不许留,这分明是,铁星泽竟然也接受了,当真在离沉铁部还有一千里的时候,便取下兵刃,交给护卫,带回帝歌。
  四周众人都有愤然之色——铁星泽的身份,回国不说迎接,也是该带护卫的。但目前窃夺了的三王子铁风雷,千里送诏令,命令铁星泽在进入沉铁部周境一千里内,就必须取下兵刃,护卫,单身入境祭拜。
  “就当请紫蕊和天弃,代我前去祭拜令尊,替我在灵前上三炷香吧。”景横波笑得很诚恳,“听说你那三哥,很是个暴烈性子,骑都嫌马不够凶煞,硬是空手驯服了一匹黑豹来骑着。据说他已经杀光了你的兄弟们,难保下一个不想对付你。和这样的人物打交道,你总不能连个伴儿都没有。”
  “我只是想回去拜祭父王,给他守灵三年。”他道,“三哥应该不会为难我,何须夏女官和天弃大人跑这一趟。”
  铁星泽的理由也很坦然,不希望尚未站稳脚跟的女王,因此树敌。
  铁星泽自然,景横波的意思很明显,目前沉铁部已经被三王子铁风雷掌握,铁星泽回国,必然要面对。景横波派出这两个人的作用不是护送,只是表明女王的态度。希望铁风雷会因此有所。
  景横波不由他分说,便命紫蕊和天弃送他一回国。
  次日铁星泽向景横波告辞,他要继续赶回沉铁。
  ……
  沉浸在甜蜜之中的紫蕊,下意识地跟着抬头,便看见高楼之上的女王背影,深红的披风被月光染一片雪色,白日里热热闹闹的那个人,这一霎身影孤凉。
  底下铁星泽忽然抬头。
  她转身下楼,长长的裙裾在木质楼梯上滑过,曳走一片冷月光。
  这一刻的月光,是他人的团圆镜,却是她心头的三尺冰。
  她自认为是个心量宽大的人,然而此刻她觉得嫉妒,不想看见这样的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她心底却微微肃杀,想着那山谷里的小屋,小屋里蔓延的冰雪,往昔也是一枚冰刀,在心上一圈圈滑出痕迹,缠缠绕绕,没个尽头。
  或者有情最美,陋室里也可以开出。
  景横波双手扶着栏杆,心中隐约想起一首关于明月,关于小桥,关于谁装饰了谁的帘栊和梦的诗,不记得词句,却记得那意境,便仿佛此刻。
  这一晚,景横波并没有去打扰铁星泽,也没有如惯例一般,吃完晚饭后找紫蕊拥雪一起散步。晚饭后她独上高楼,看见前方花园小径弯曲,一池碎冰如乱琼,紫蕊和铁星泽在池边散步,常青的香樟和杉树间,逶迤着月白的锦袍和淡紫的裙裾,月光下铁星泽眉眼柔和,凝视紫蕊的笑容优雅,而紫蕊微微仰起的脖颈雪白,乌发流水般泻下来,遮住一泊水光盈盈的眼神。从景横波的角度,看见她唇角笑意三分羞涩,三分春意,如一抹春光,点缀了这冬日微微肃杀的庭园。
  ……
  景横波凝视着他衣袂飘拂的背影,慢慢眯起了眼睛。
  英白手一顿,随即一笑转身。
  “别醉死了,咱们还要干活呢。”景横波挥挥手,漫不经心地道,“我总觉得,铁世子的沉铁部会有麻烦。沉铁离咱们又近,保不准近期我要去沉铁部一趟呢。”
  英白似乎想说什么,又似乎叹了口气,最终他不过仰头灌了口酒,对景横波扬扬酒壶,“没事就好,我去打酒。”
  “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呢,未婚妻算个毛毛。”景横波嘿嘿一笑,“想要,就勇敢地撬墙角,各种唧唧歪歪的,算什么呢。”
  英白瞥她一眼,笑容如酒光流荡,“哦?我怎么记得铁世子是有未婚妻的?”
  景横波嬉笑着指向铁星泽和紫蕊背影,“来见见心上人,算不算要紧事?”
  英白向铁星泽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铁世子风尘仆仆,脸上似有焦灼之色,而且似乎他来这里也不是顺,有什么要紧事吗?”
  心里心事盘旋,脸上却盈盈地笑,“有朋自远方来,当然高兴。”
  如今亢龙军的异动,这位玉照龙骑原大统领,知道吗?
  或者,她自己也不想问吧。
  这么久,她没问过他为什么愿意跟随她,肯定不是因为她王霸之气散发,他虎躯一震什么的。但心里也明白,不必问,问了也没靠谱的答案。
  她凝视着他,忽然想这也是个谜一样的人物呢,谜一样出现在她身边,谜一样地帮着她。
  她嗅见一股淡淡酒气,转身,果然看见英白英睿的眉眼,一只酒壶永远遮住他半张脸,露出的半张脸一半酒意一半飞扬的飒飒之气。
  身边忽有:“陛下脸上似有春意,可有什么好消息要和我等分享?”
  不过……她眯着眼,看铁星泽和夏紫蕊相携而去的背影,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一对,当真算得上男才女貌啊……
  不过她此刻没心思拉皮条。铁星泽虽然好,但他身世太复杂,麻烦太多,未婚妻啥的还纠缠不清,从来说,她不希望紫蕊坠入沉铁那个烂摊子里去。她可是听说沉铁部目前诸子争位,手段,紫蕊可不要沉铁王妃做不上,先把命赔了。
  景横波瞧瞧紫蕊,再瞧瞧铁星泽,心中好笑又诧异。当初在帝歌的时候,她就看出紫蕊对铁星泽有几分意思,但那意思并不明显,没想到相隔一阵子再见,那春心不仅没消减,反而又盛了几分,难道这就是么?
  铁星泽含笑收回手,站在一边,体贴地转开眼光,以免她更尴尬。
  “我……我来瞧瞧陛下有什么吩咐……”她似乎对自己偷听很不好意思,全然没了平时的从容。
  “那也不能抢到玳瑁来……”铁星泽有些发急,却被景横波一口截住,“走了这么远的,累了吧?瞧你这一身的灰,赶紧先去歇歇,让紫蕊给你做几道好菜。回头咱们再商量。”说着不由分说,便推着铁星泽出去,铁星泽给她一推着,哭笑不得地道:“哎哎,陛下,您不能……不能……”想要赖着不走,又觉得不妥,犹豫间,早已给景横波格格笑着,一把搡在门外,正撞在匆匆过来的紫蕊身上,铁星泽急忙伸手去扶,紫蕊慢慢站定,抬起脸,双颊如笼霞光,一片艳艳的红。
  “我听说亢龙军在打黄金部,战事胶着,军粮短缺。”景横波笑道,“保不准成孤漠急了,偷偷派人抢粮,这种事他干得出来。”
  “那倒不多,是一个运粮队伍,十来人,而且完全是普通装扮,如果不是我熟悉亢龙军,还真看不出来。但正因为这样,才更可疑。亢龙军怎么会出现在玳瑁?还打扮成普通人运粮?明显有。”
  “出现的人多不多?”
  “我在帝歌呆了那么多年,不需要标记,也认得亢龙军。”铁星泽语气肯定。
  然而她举起的手,在半空忽然停住,迎着铁星泽疑惑的目光,她耸耸肩,满不在乎地道:“也许是你看错了?”
  景横波下意识便要召集幕僚,好好讨论这件事,成孤她为大仇,他的亢龙军出现在玳瑁,哪怕只是一个人,都不是好兆头,必须慎重对待。
  然而铁星泽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他温和的目光,和冲淡却诚挚的语气,能让所有人觉得,他的每句话,都有分量。
  景横波目光一闪,有点不敢相信——亢龙军全军在黄金部打仗,擅离战场那是,怎么可能在玳瑁出现?
  “我来只是想告诉陛下,”铁星泽道,“我觉得我好像在玳瑁部看见了亢龙军。”
  夫妻父子都使恶段呢,比如明晏安那一家,兄弟算个毛。
  景横波鼻子里哼一声,以示对“亲兄弟”三字的不屑。
  “陛下历练久了,越发敏锐。”铁星泽温和地笑道,“多谢陛下关心。不过想来无妨,终究是亲兄弟。”
  “回国奔丧?”她皱起眉,“你父王没啥征兆就去世了?那你兄弟们岂不是要抢抢疯了?他们能给你活着进入沉铁部吗?”
  然而故友相见,终究是关心的,不过她对他的回话反应截然不同。
  景横波见到铁星泽的时候,十分欢喜。当日两人在帝歌城门之前,未及告别便分隔城里城外,事后她各种忙碌,也很少想起他,或者说不愿意想起——想到铁星泽,便会想起那日静庭红枫三人共酒,话大冒险和桥头落水。那一日的枫叶如火,那一次的湖水彻骨,那些记忆太深刻太鲜明太多牵扯,总会激得她心中一痛,下意识地便要避开。
  ……
  她立在道边,遥望着他的背影,冬日一地霜雪,心却像开出了漫山的花。
  夏紫蕊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男子水晶剔透心肝,照出她一棵心内桃花,她又有得遇知己的欢喜,又有心事被看穿的羞涩,还有对自己忽然情动的诧异,一时脸颊滚烫,呐呐不成言,等到她从一团乱麻般的思绪中抽身,抬起头来,他却已经衣袂飘飘走远了。
  说完他一本正经一揖。
  他却是个体贴的,就当没看见,从容地道:“女王聪慧,紫蕊姑娘心思细腻,都应该有好计教我,还请姑娘不要介意,帮帮星泽。”
  夏紫蕊霍然抬头,但头抬到一半便知不妥,赶紧又唰地低下去。
  他却又忽然停住脚步,转身凝视着她,柔声道:“我这次回国,可能会遇上些困难。所以也想向女王讨个主意……”他一笑道,“比如如何保命,以及如何尽量不影响他人的……解除婚约。”
  他对她笑笑,点头转身,她惘然若失。
  “女王就在正堂……你自己进去吧,”她轻声道,“她看见你一定很欢喜……”
  她有点心乱,停住了脚步,铁星泽诧异地回头看她,很君子地停在一边等她。
  到正堂的平日里觉得很长,今日却似乎有点短,夏紫蕊看着前方铁星泽的背影,忽然想起他在家乡的未婚妻,听说他一旦回国,就要成亲的……
  上经过的人,都诧异地看她一眼,觉得平日里雍容端庄的夏女官,今儿看起来有点不大一样。
  夏紫蕊想对他从容地笑笑,和对其他人一样,可不知是久别重逢生出了陌生感,还是他的笑容太醉人,她无法控制心头的微跳,只得微微偏转了脸。
  “谢姑娘关心。”铁星泽颔首,又看她一眼。
  紫蕊给这样的眼神看得心慌意乱,不禁又红了脸,好一会儿才“啊”了一声道:“请节哀。”
  他说“旧友”时,望着紫蕊,眼神温柔又闪亮,如星光璀璨。
  “家父薨逝,我获准回国奔丧,经过玳瑁时,发现了一点问题,干脆绕点过来通知女王,也好探望旧友。”铁星泽温和地解释。
  两人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竟然还是夏紫蕊先开口,声音很低:“世子最近可好?怎么会忽然到玳瑁来?”
  铁星泽和夏紫蕊一前一后走着,两人都很沉默,因为这沉默,便显出几分不自在来。
  ……
  “那是。”
  “少在那乱猜,不过这位铁世子性子倒着实宽容温和,和夏女官很配啊。”
  “你说这个铁世子和她什么关系?”
  留下护卫好大没趣,却又生气不起来,摇头笑道:“难得看见夏女官脸红呢。”
  紫蕊看看铁星泽难掩的焦急之色,也没多问,便将他带进去了。
  “没有。”铁星泽却最是宽容好性子,笑道,“护卫小哥多问我几个问题,也是尽忠职守。”
  紫蕊有点忘形地上前两步,醒觉身份,脸上一红,急忙站定,问:“怎么,不给你进去?”卫的神色,已经有点不好看。
  铁星泽对她微笑颔首,苦笑道:“可有人认识我了。”
  夏紫蕊站定,含笑点头,目光飘过来,忽然一定,不可置信地问:“铁世子?”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护卫忽然殷勤地打招呼,“紫蕊女官,出来给女王采买吗?”
  “在下只是过,其实无暇过多打扰陛下。”男子俊朗温和,语气虽微微焦灼,却仍不失教养,“实在是有要事,要告知陛下……”
  “陛下事务繁忙,不见外客。”护卫们虚虚拦住门口的黄衣男子。
  因为女王常半疯癫状,所以一些不大重要的事,护卫们也就不来打扰她,比如今天有个风尘仆仆的访客,在庄园外要求见女王,被护卫们客气且地拦驾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晓得这算怎么回事,她在仙桥谷受什么打击了?
  有一天下了雪,老夫子们正在咏雪,她忽然变了脸,道:“我最讨厌冰雪!”拂袖而去。
  她经常在议事的时候走神,回答问题驴头不对马嘴,比如现在英白问她,三县以往的很多治理条例显得过乱,是否应该让幕僚们重拟,女王发了半天呆,痴痴地道:“乱,确实乱,他把我脑子搅成浆糊他有什么好处?”
  女王属下们最近都觉得,女王自从仙桥谷回来之后,很有些失魂落魄。
成人用品 www.w91.cn 女性用品 仿真器具 AV棒 多点刺激 转珠伸缩 G点刺激 穿戴坐骑 双峰刺激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缩阴 女用后庭 女同专区 个人护理 男性用品 延时用品 增大助勃 女优名器 飞机杯 充气娃娃 实体娃娃 男用后庭 阴臀倒模 男同专区 延长套延时环 润滑延时 延时催欲 润滑液 后庭润滑 按摩油 情趣用品 同志用品 虐恋游戏 助情香水 情趣家具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延时用品 延长套延时环 常用震动棒 情趣内衣 性感裙装 丝袜网袜 开裆连体 三点激情 制服诱惑 安全套套 浮点螺纹 爽滑超薄 持久延时 特色安全套 情趣内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匿名  发表于 2020-7-21 02:04:33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催情香水 情趣用品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性保健品 自慰器 泡妞宝典 心灵鸡汤 恋爱技巧 网恋故事 做魅力女人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性用品
飞机杯 延时喷剂 女优名器 臀胸倒模 助勃增大 充气娃娃 锁精套环 前列腺 实体玩偶 女性用品 按摩棒 仿真阳具 转珠棒 G点震动棒 性爱机器 跳蛋 AV震动棒 双乳刺激 后庭拉珠 充气男人 私处挑逗 情趣服饰 性感裙装 情趣内裤 三点激情 连体网衣 情趣丝袜 制服诱惑 双人情趣 男女共震 同性用品 SM套装 调教工具 乳夹口塞 体位道具 后庭肛塞 贞操裤 助情保健 延时喷剂 女用催欲 催情香水 润滑液 人体润滑 唇吸润滑 后庭润滑 防过敏 玩具清洗 避孕套 超薄体贴 创意时尚 冰火果味 浮点颗粒 超凡持久 螺纹刺激 超值组合 丰胸缩阴 缩阴养颜 丰胸美胸 私处护理 成人用品排行 火爆情趣内衣 火爆延时喷剂 女性仿真倒模 女用自慰器 飞机杯自慰器 男根增大 能否给我个家 男性用品 女性用品 助情保健 情趣内衣 飞机杯 仿真阳具 双人情趣 震动棒

Archiver|手机版|性用品

GMT+8, 2020-11-27 21:27 , Processed in 0.090126 second(s), 22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

性爱要温柔还是要有"攻击性" 一般情况下成人用品好做吗? 性爱技巧:给她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床上怎样做爱才能得到爱人的芳心 梦到老公出轨怎么办?9种梦境解析
性行为:对于中学生性行为的三个“100%” 性爱技巧:乳房做爱享受性爱天堂的仙境 性爱误区:叫床真的能给你无比的做爱动力 女用情趣用具哪个好一些呢 探秘古人采用的是什么性爱频率
滚床单时候女人说什么最诱惑 性梦揭示何种性心理?(组图) 不要太迷恋我的身体 女孩的心声 做爱ABCD的学问 为什么男人最容易出轨呢?
五种性爱小说里的口交方法 让她大声叫的蝴蝶式性技巧 前戏:调情法-借调情挖掘性自我 怎样才能知道妻子的性高潮是否来临呢? 揭秘男人云雨过后必做的三件小事
http://pbz068.cn/thread-2275-1-1.html
http://mlq876.cn/thread-4810-1-1.html
http://aul235.cn/thread-3735-1-1.html
http://krc911.cn/thread-5602-1-1.html
http://vvn641.cn/thread-8399-1-1.html
http://yut211.cn/thread-9040-1-1.html
http://gkb950.cn/thread-7348-1-1.html
http://wfy259.cn/thread-1659-1-1.html
http://qfz360.cn/thread-9682-1-1.html
http://qgu278.cn/thread-2973-1-1.html
http://www.antaijianan.com/thread-9420-1-1.html
http://www.qcheyongpin.com/thread-9583-1-1.html
http://www.85s4f.cn/thread-1254-1-1.html
http://huaoutianxia.com/thread-1366-1-1.html
http://www.xujr.cn/thread-7176-1-1.html
http://www.ul4h1.cn/thread-1385-1-1.html
http://dplf.com.cn/thread-5052-1-1.html
http://www.tvjnvv3.cn/thread-4498-1-1.html
http://www.172299.cn/thread-5713-1-1.html